火灾过后20天再访马灯部落

2019-12-15 03:05 来源:未知

  火灾过后20天再访马灯部落 20天前的傍晚,杭州四眼井燃起了冲天大火,吴大姐苦心经营六年的“马灯部落”一夜间化为灰烬。我想这种事无论发生在谁身上都是难以承受的灾难,不过昨天从吴大姐眼里我并没看到悲伤,更多的只是淡定和平静。

   火刚烧起的时候,吴大姐人在山东老家。

   第一个电话从杭州打过去时,说“厨房着火了,不过不太大”,吴大姐开始提心吊胆。第二个电话报了个好消息,“火已经扑得差不多了”,她悬着的心总算放下。第三个来电差不多是在喊,“火又烧起来了!灭火器用完了!今天又停水了……”

   没过多久,她就从微博上看到了火光冲天的照片,彻底绝望了。连夜跑去买来第二天回杭的车票,整整一晚心就像在油锅里翻滚煎熬。 吴大姐昨天告诉我,马灯部落火烧之后,她经过了两个特别难受的时段,一个是刚知道大火冲天无可挽回,那是一种深深的绝望。另一个是第二天下午从山东赶回杭州后,走在烧得焦黑的废墟上,眼睛看见一样东西,曾经那么熟悉如今面目全非,心里就像被钢针狠狠地扎上一下。 而现在,她说,心里早已经很平静了,眼下做得最多想得最多的,是如何尽快把原来就在筹划的马灯分店先开起来。 “人生本来就很无常,该去的会去,该来的迟早也会来……”昨天中午,坐在我对面的吴大姐抚摸着怀里三条腿的小猫豆豆,神情淡然,她身前茶几上放着一本《静谧之心》,是印度哲人克里希那穆提的著作,关于人生如何突破自我获得解脱的心得。 仅粗粗统计,这次火灾直接损失就超过了两百万,吴大姐说,这倒并不让她特别心疼。“如果我开店的目的只是为了挣钱,人可能早就垮了,还好我开店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赚大钱的,而是找到一种既适合又喜欢的事,发现人生存在的价值……” 讲到马灯,必须先提吴大姐一家和杭州的缘分。 最早来杭州的是她大弟,白求恩医科大学高材生,毕业那年有很多城市和医院抢着要他,大弟毫不犹豫就选了一心向往的杭州,进了省人民医院。 大弟在杭州一站稳脚跟,马上就把高中刚毕业的二弟也接了来,起初兄弟俩在一间宿舍同吃同住,经过一番奋斗打拼,先后在杭州成家立业娶妻生子。 第三个来杭州的是吴大姐的女儿,她来的经历有些“传奇”。 2004年临近高考,因为老师的失误,把她由理科考生错报成了文科考生,等到发现已经无可补救,离高考只剩下两天时间。所幸这孩子从小继承吴大姐的洒脱个性,把从没学过的“文综”课程背了两天两夜后就独自平静地走进了考场,结果那年,她是潍坊市临煦县的艺术类考生第一,被浙江传媒学院播音主持专业录取,这件事至今在她母校还在被人津津乐道。

   来杭州之前,吴大姐是山东潍坊一所初中的语文老师,教龄超过二十年。喜欢旅游,向往自由的吴大姐给学生上课从来天马行空,绝少按部就班,她说对女儿也是一直坚持“放养”,几乎没有一次督促过功课或检查过作业,于是女儿像她一样性格外向开朗。

   女儿来杭上学第二年(2005年),吴大姐因身体原因从学校办了病休,也来到杭州。总得做点什么养活自己,女儿的大学也需要学费,吴大姐先应聘到一家省级单位内刊,做文字编辑将近一年,总觉得“那里的机关作风和我自己的内心实在有些格格不入”,于是辞职出来。后来在大弟二弟倾力资助下,她又到梅家坞包了幢农居,开起了茶楼。 那是2006、2007年,市场观察西湖周边的住宿餐饮还处于农家乐时代,家家户户都是龙井茶农家饭,竞争十分激烈,招徕生意要靠主动拉客,每天得站在路边满脸堆笑朝驶过的车辆不停招手。这种日子吴大姐为了生活勉强撑了两年,最后以失败告终。 2008年,“驴友”一词全国风行,丽江式客栈四处开花,西湖边四眼井出现了第一批青年旅舍,崇尚自然洒脱和随意的风格,这倒正和吴大姐的想法默契相投。 2008年,姐弟三人再次倾尽全力,在四眼井开起“马灯部落”。因为远离主城区,一般游客不大会去,最初两年也是勉强支撑,经过两三年人气日积月累,终于在杭城美食界小有名气,主要是因为当家招牌菜——“烤羊腿”、“烤羊排”。 “马灯烤羊腿”,核心技术是吴大姐大弟从非洲学来的。当医生的大弟像姐姐一样酷爱旅游,经常云游世界各地,有次在非洲吃到了一道鲜香酥嫩的烤羊腿,马上想到姐姐——那时吴大姐刚刚关掉梅家坞经营艰难的茶楼,正打算重新创业,却苦于找不到经营特色——大弟马上跑到后厨仔细观察,向厨师详细请教记录。回国后,姐弟三个又来回试验细细琢磨,结合本地口味,终于研制出后来被人们广泛传颂的招牌名菜。来马灯部落吃饭的客人,基本上都是奔着这道菜才专程跑到四眼井。吴大姐说,“马灯烤羊腿”最关键的窍门,是羊肉先用文火卤制五六个小时,再用木炭慢慢烧烤,而羊一定要用内蒙古空运来的羊肉。 因为“烤羊腿”,马灯部落越来越多被人牢记,在食客之间口口相传。去年年初,《舌尖上的中国》热播也助过马灯部落一臂之力。 吴大姐说,虽然整部纪录片只字未提马灯部落,但有一集重点介绍了烤羊腿,很多杭州网友从电视上看到烤羊腿后第一反应,就是在QQ或微博微信上呼朋唤友,第二天跑到四眼井来点上一只。大老远跑来吃饭的客人,几乎每桌必点。虽然马灯部落名为客栈,也有一整层住宿客房,但一年算下来,接近百分之九十八的利润都来自餐厅,餐厅利润的一大块,就是烤羊腿。这几年马灯部落在四眼井扎根立足声名远播,烤羊腿居功至伟。市场观察也因为烤羊腿,吴大姐对重开马灯满怀信心。 如果原址废墟重建马灯,肯定要经过一段比较漫长的时间,现在消防报告还没出来,前几天吴大姐刚请了家专业公司彻查房屋安全,如果有问题需要重新加固,再拆掉废墟,再重新装修,肯定需要很长时间。 吴大姐说,她当务之急,是找一个合适地方,把马灯部落的餐厅尽快重新开起来。马灯过去的员工,前阵子先后离开去找新工作,很多员工临走前都跟她说,大姐你什么时候重新开业了,来电话说一声,我们肯定马上回来,继续跟着你干…… 这些天吴大姐最忙的就是这件事情,她先后跑去看了十多个店面,文三路的,中北路的,信义坊的……眼下还没找到,不是太大就是太小,不是风格太旧就是价格太高。 吴大姐说,只要能找到合适店面,她坚信一个全新的甚至更好的“马灯”会很快重新亮起来。就像可口可乐的大老板曾经说过的一句话,哪怕一夜之间把我们全世界的工厂烧光了,凭着品牌和配方我们也能很快重新站起——吴大姐也像可口可乐相信自己的配方一样,坚定地相信自家的“烤羊腿”。

TAG标签: 市场观察
版权声明:本文由黑玛建材有限公司发布于市场观察,转载请注明出处:火灾过后20天再访马灯部落